贴身宝贝|新 农 村|政策法规|三农之窗|区域经济|三农投资|农贸资讯|三农科教|文化生活|三农探索|三农人物|三农专题
写作大全|招工招聘|农资购销|农产购销|致富信息|书刊信息|农网导航|打假维权|三农服务|三农调查|三农论坛|三农内参
地方频道
您可以选择查看各地信息
请选择省:
请选择市:
请选择县:
[关闭]
政务频道
行政职能查询:
行政区划查询:
三农之窗
频道简介
当前位置 ->首页 -> 三农之窗 -> 农业工贸
吃垃圾吐肥料 温岭人造的垃圾处理“神器”超级赞
时间:2020-03-25 15:16:28来源:浙江日报作者:赵碧莹

  2万多人口的温岭市坞根镇,一天能产生约6吨的易腐垃圾。

  所谓的易腐垃圾,就是做菜、吃饭后留下的边角料,占家庭垃圾一半以上的比例。以往,这些易腐垃圾会被人们随意倒在垃圾桶里,然后统一运到垃圾处理厂填埋或者焚烧。最近,坞根请来了一位专门对付易腐垃圾的“怪朋友”,它能“吃”下所有的易腐垃圾,在“胃”里消化掉,然后变成有机肥“吐”出来。这个“怪朋友”就是温岭市华庆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有机垃圾处理机。

  两台设备一天可“吞”6吨垃圾

  坞根镇的生活垃圾资源化利用站被建在一块空地上,周围没有人烟,为的就是不让臭味影响居民的生活。而事实上,记者走进这个生活垃圾资源化利用站时,却没有闻到臭味。只见外面摆满了打算投放到每个村里的垃圾回收站点和分类垃圾桶,而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两台其貌不扬的机器正在“轰轰”作业。

  就是这两台机器,一天能“吞”掉坞根镇6吨的易腐垃圾。

  “这个生活垃圾资源化利用站是在半年前建立的。根据坞根镇的需求,我们在这里安装了两套日处理能力3万吨的有机垃圾处理机。”温岭市华庆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文秀说,目前,这个生活垃圾资源化利用站还没有正式投入使用。试运行阶段,他们收集的是周边菜场和学校里的易腐垃圾,不过,近期将进村收集村民家里的易腐垃圾。“根据规划,正式运行后,我们会按照300人一个收集点的数量,在每个村安放专门的垃圾收集点和垃圾桶,然后运到这里来处理。”

  曹文秀说,该设备采用的是微生物处理技术,通过好氧及兼氧微生物的新陈代谢作用,在常温(10℃~40℃)的条件下,将有机垃圾降解。“由于易腐垃圾在成分上含有大量不稳定的大分子有机化合物(包括蛋白质、淀粉、纤维素、杂多糖、脂肪等),通过这种方式,可以被微生物降解为稳定简单的无机物及腐殖质等。”

  他告诉记者,很多企业已经推出了垃圾处理机,但是这些设备的处理原理大多是经过高温烘干蒸发水分,然后再将剩余的垃圾粉碎成细粒,拿到外面进行堆肥处理。这种方式耗电量非常大,10吨处理能力的设备一年电费要几十万元,但他们的设备是工作5分钟,就会停止50分钟,让微生物自行反应,10吨处理能力的设备一年电费只需要五六万元。

  产出的残渣可做绿化肥料

  “设备的原理听起来有点复杂,操作流程其实很简单。”曹文秀向记者演示了处理过程。

001.jpg
工人正在使用有机垃圾处理机

  首先,工人将收运来的易腐垃圾放在升降机踏板上,按下按钮,很快,垃圾桶就自动“坐电梯”到了机器顶部,翻转,投料到分拣平台,由工人进行分拣,主要拣出塑料、玻璃等非降解物。分拣完成后,运输带会将纯易腐垃圾运至粉碎机进行粉碎、压榨、脱水。“这个步骤主要是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省空间、降低能耗。”曹文秀说。

  最后,垃圾被自动传送到反应仓内进行微生物降解。在设备的反应仓里,有数十种不同类型的微生物菌群,经过12个小时~24个小时后,就能将有机垃圾分解成为90%的液体,最终只剩下10%左右的固体颗粒状残渣,这就是可资源化利用的有机肥原料了。

  不同类型的易腐垃圾处理起来花费的时间不同,比如,剩菜剩饭需要6个小时~8个小时,废菜叶菜梗需要24个小时,动物内脏、动物尸体则要24个小时以上。经过降解,餐厨垃圾变成了有机肥,可以送给人们当绿化肥料。

002.jpg
易腐垃圾经过反应仓后流出的污水

  “一吨垃圾可以产生200斤有机肥,而剩余90%的污水会经过油水分离装置、一体化处理池预处理后,再经污水处理设施处理,达标排入市政污水管网,也可以经加工后作为液肥或生化营养液使用。”曹文秀说。

  多个镇(街道)已相继建成生活垃圾资源化利用站

  事实上,华庆元在最初研发这个设备时也曾跟着传统方式走,打算通过高温处理,后来发现这种方式太耗能了,经过多次摸索和考察才想到了用微生物降解。

  “我们从2014年就开始研发这个设备了。”该公司总经理陈绍康说,他曾经当过十几年的村干部,对农村的相关工作很熟悉,加上他本身从事的就是和新能源相关的行业,一直非常关注环保产品。“垃圾问题我很早就注意到了。现在,温岭处理易腐垃圾的方式一般是卫生填埋和焚烧处理,这两种方式都不是最佳选择。我就开始思考怎么才能既环保又合理地处理这些垃圾。”

003.jpg
经过处理后,易腐垃圾一部分被降解成可达标排放的水。

  后来,陈绍康想到,处理污水时早就开始使用微生物处理技术,那么垃圾是不是也同样能通过这种方式处理呢?他四处寻找,终于在嘉兴平湖找到了一家企业,他们刚好就在研究这个,陈绍康和他们一拍即合。“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在这个项目上投入了上千万元,因为我觉得这个产品肯定有市场。你看,全国都开始推进垃圾革命了,我们的设备恰好能派上用场。”

  瞄准了里面的商机,陈绍康和团队花了3年多时间潜心研发,终于在去年将产品成功推了出来。除了坞根已经试运行了半年,大溪、泽国、新河等镇的生活垃圾资源化利用站也已相继建成并投入使用,最近,城南镇的生活垃圾资源化利用站也已经成功落地。“根据镇(街道)面积的不同,站点的大小和个数也不同,比如松门镇的生活垃圾资源化利用站日处理能力就有30吨。新河镇目前则是建了2个站,预计后续还要再建3个~4个。”

  垃圾分拣也能自动化

  “现在,整个垃圾处理过程中除了分拣还需要人工,其余步骤已经全部由机械自动化完成了。”曹文秀说,分拣这个过程也即将实现自动化,“从去年上半年开始,我们就已经着手研发垃圾自动分拣机,现在基本已经能投入使用了。”

  曹文秀说,他们最初研发垃圾处理设备时没有太多考虑垃圾分拣机的事。“在垃圾处理设备试验期间,我们发现,每次试验都需要人工拣垃圾。加上温岭人的垃圾分类意识仍然不足,垃圾处理机想要投入使用,还要花费不少人力进行垃圾分类,非常麻烦。所以我们就想方设法,再研发出一个可以自动分类垃圾的设备来。”

  “为了研发垃圾分拣机,我们也曾去过多个高校了解技术,比如浙江工业大学就带我们看过他们研发出来的建筑垃圾分拣设备,让我们从中寻找灵感。”陈绍康说,经过半年时间的研究,现在垃圾分拣机算是成功了,日处理能力达到10吨,基本上能把有机垃圾和无机垃圾自动分离出来了。

  记者了解到,包括垃圾处理机和分拣机等在内,如今,华庆元凭借这一整套的垃圾处理系统已经申请了47个专利,其中发明专利就有25个。

  记者手记:垃圾革命,先革人心

  投入上千万元,花了3年多时间,温岭市华庆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的这套垃圾处理系统到底值不值?记者认为:值!甚至可以说正赶上好时候。

  如今,垃圾革命已成了潮流。省委、省政府更是将其列入年度十件民生实事,并在去年将其写入省党代会文件,要求到2020年,垃圾分类收集处理实现基本覆盖,城市生活垃圾总量实现“零增长”,全省天更蓝、地更净、水更清、空气更清新、城乡更美丽……所以,这个时候华庆元推出的产品正是迎合了市场的需求。

  可是这套垃圾处理系统真的那么好推广吗?在记者看来,是有买单的人,却缺配合的人们。他们在试运行时就碰到了这个问题:垃圾处理系统能处理有机垃圾,而他们收集起来的垃圾却是混合型的,不得不动用人工将垃圾分拣出来。即使如今华庆元为此研发出了专门的垃圾分拣机,却也未必能真正实现零错误。

  垃圾处理系统想要完美运行下去,首先,每一个“贡献”出垃圾的人就要把好第一关,实行垃圾分类,将有机垃圾和无机垃圾进行分类。而这在温岭却是说易行难。

  在政府通过各种手段推进垃圾革命,在每个村都开始努力,甚至给村民每家每户都分发可以分类投放的垃圾桶时,垃圾却仍然被混合着扔在了各个地方。大街小巷的各色垃圾桶,至今未得到有效利用,很多居民甚至完全分不清楚垃圾如何分类……这不得不让人有种无力感,就像拳头打在了棉花上。

  在记者看来,在垃圾分类尚未上升到居民自觉行为的情况下,政府不妨试试通过一定的激励手段,让大家乐于对垃圾进行分类,而不只是一味地呼吁。就像有些城市在做的,让市民通过垃圾分类来积分,用积分换取奖品来提高积极性一样。

  事实上,记者在采访曹文秀时,也曾和他讨论到这个问题,他认为,垃圾处理的关键的确就在于垃圾分类。华庆元甚至在考虑建立奖励基金,用小礼品引导群众做好垃圾分类,再用奖金激励保洁员完成指定的垃圾收集数量。

  当然,这种意识和氛围的培养不仅是物质激励就够了,还要体现在每一个细节上,在每一次入户指导垃圾分类的过程中,在每一次劝导“垃圾分类不麻烦,养成习惯就好”的谈话中,慢慢地将分类的意识灌输到市民的脑海中,让它能够成为潜意识和自觉行为,这才算成功。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关闭】【顶部
>>相关文章
热点图片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