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宝贝|新 农 村|政策法规|三农之窗|区域经济|三农投资|农贸资讯|三农科教|文化生活|三农探索|三农人物|三农专题
写作大全|招工招聘|农资购销|农产购销|致富信息|书刊信息|农网导航|打假维权|三农服务|三农调查|三农论坛|三农内参
地方频道
您可以选择查看各地信息
请选择省:
请选择市:
请选择县:
[关闭]
政务频道
行政职能查询:
行政区划查询:
您的位置:>首页 -> 农民工 -> 劳务维权
调解劳资矛盾坚持“和为贵”
时间:2018-06-07 01:54:08来源:民工家园网作者:佚名

  企业关停并转的过程中往往伴随着各种各样的“阵痛”,帮助企业平稳过渡,实现职工与企业的“双赢”正是工会工作者的目标之一。本期讲述邀请来自松江区中山街道总工会的劳动关系指导员蒋秋云讲讲企业关停并转中的那些“劳权”事。

  适当为职工权益“做加法”

  从去年我到街道担任劳动关系指导员以来,主要负责一些劳动争议的调解和指导,这和我以前在街道社保中心的工作有所不同,在社保中心,我们的工作主要是从政策角度出发,针对企业的违规行为开展工作,可以说是“以严为主”———严格按章执行。做了劳动关系指导员,我不仅要从法律法规上保障双方的权益,也要设身处地为劳资双方考虑,常常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为双方调解矛盾,可以说是“以和为贵”。不过,此时我还是会适当为处在弱势的劳动者多争取些权益。

  今年春节,我曾经接到一个投诉,投诉人是在我们街道一家外资制造型企业工作多年的老员工们。当时,这家企业由于经营原因要在我们区内进行一次搬迁。因此,企业向员工发布了一项通知,公开了安置处理办法,并要求员工在某一天全部到岗,如果不能到的员工就要被算作旷工。由于企业也是第一次经历搬迁这样的大事,所以虽然从法律法规上来说,企业在同区内搬迁是可以的,而且企业也答应为这些员工提供伙食费补贴、交通费报销等配套政策,但是从操作上来说,一方面企业单方面告知员工,且没有及时通知所有员工。另一方面企业发布的通告的语气也比较生硬,让很多在企业工作多年的老员工难以接受,导致部分员工不满。因此,他们找到我们的时候情绪有些激动。

  在了解事情经过后,我随即来到这家企业进一步了解情况。经过调查我发现,虽然这家企业对于在本区内搬迁的配套政策都有了考虑,但是与员工的期望还有差距,首先就是不少上了年纪的老员工原本多是居住在企业周边,搬迁后的企业对他们来说路还是比较远的。其次是企业关于员工享受伙食费、交通费补贴的要求比较高,比如要求员工每日提供发票。最后就是有一些老员工不希望随企业搬迁,而是想争取经济补偿金。在了解了职工的诉求后,我和我们街道调解中心的工作人员一起去企业沟通,指导企业改变方案。比如说,原来伙食费报销是需要每天提供发票的,但是实际操作起来是不现实的,我就向企业提出修改意见。又比如,将原本单一的交通补贴变为班车或交通补贴,给员工选择。尽管我们和企业协商制定出新的方案,但是还是有很多职工不同意。我们便和企业工会主席一起努力,一方面做员工的思想工作,另一方面也继续和企业沟通,考虑员工的个体情况,希望企业能够给予一些优待,给员工多一些补偿。最终,企业答应,除了提供交通补贴、饭贴等之外,又支付了员工工作年限乘以0.2系数的工资,作为象征性的补偿金。最终,除了长病假的员工,其余员工都签订了协议,表示接受企业的安置方案,这次搬迁也按时完成了。

  这个案子从企业的角度来说,没有什么错误,主要是在沟通的方式方法上有一些欠缺,所以一开始我们觉得能做的事情可能不多,但是在不断地与员工交流接触,了解各自的想法后,还是发现了其中的症结所在,随即不断调和,顺利解决了矛盾。所以,在我们的工作中,不仅要考虑到企业的实际状况,也要考虑到员工个体的情况和诉求,在合理的范围内为职工的权益做些加法,达成一个劳资双方都认可的方案。

  理顺关系助职工讨回工资

  企业关停并转中发生的纠纷不单单涉及安置和补偿,往往还会涉及工资、社保等许多问题,因为不少职工在这个时候希望能和企业“算清账”。去年年底的时候,我接到一个投诉,投诉方是来自街道的一家健身房的多名工作人员,其中以销售等岗位的职工居多。当时,这家健身房由于经营问题将被出售给另一家公司。由于收购方并不需要那么多的职工,所以要解除部分多余职工的劳动关系,同时,公司还拖欠了职工几个月的工资,因此这些职工找到我们,希望能够挽回损失。

  在接触这个案子的第一时间,我发现双方的劳动关系比较复杂,拖欠工资的企业也不是同一家,所以我决定先理顺他们的劳动关系:这些职工看起来一直是和健身房签的约,但是之前健身房的实际拥有企业其实是公司A,在完成收购后,这些职工就等于在收购方公司B手下工作。裁员的举措也是公司B方面的决定。理顺关系之后,我先找到了公司A的法定代表人,对方对于拖欠工资的事实是承认的,但是也表示没有钱用于支付拖欠工资。随后,我又联系了公司B的负责人,对方表示只承认收购后的工资,也就是只愿支付12月份以后的工资,但是之前的不愿承担。

  由于这部分职工大多从事的是销售工作,且很多都是外来务工人员,流动性非常大。职工们的要求并不复杂,他们只是想要拿到被拖欠的工资,职工们目的明确,我决定集中这一点突破。我和原来的健身房老板再次进行了沟通,对方依旧表示,对于拖欠工资是承认的,但周转不开。在我的劝说之下,他最终表示,愿意在期限内结清工资。随后,我又找到了公司B的老板,也约定好时间支付员工12月份以后的工资。

  这个案子拖欠的工资数目并不大,涉及的职工也不多,但是公司和职工的关系复杂,欠薪主体也不止一家。因此,一开始的调查花费了不少时间,在搞清楚关系后,我们又多次约谈几方老板,最后为职工争取到了合法权益。在得到企业方的承诺后,为了防止企业无法支付,我又指导职工去区仲裁院置换协议,以确保他们能拿到工资。所幸,经过多方努力,最后事情圆满解决,职工拿回了他们应得的工资。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关闭】【顶部
>>相关文章
热点图片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