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宝贝|新 农 村|政策法规|三农之窗|区域经济|三农投资|农贸资讯|三农科教|文化生活|三农探索|三农人物|三农专题
写作大全|招工招聘|农资购销|农产购销|致富信息|书刊信息|农网导航|打假维权|三农服务|三农调查|三农论坛|三农内参
地方频道
您可以选择查看各地信息
请选择省:
请选择市:
请选择县:
[关闭]
政务频道
行政职能查询:
行政区划查询:
您的位置:>首页 -> 农民工 -> 劳务维权
自行申请离职 事后改称被迫 人事经理索赔未果反退费4196元
时间:2018-11-06 03:22:49来源:民工家园网作者:佚名

  在当事人之间,只要双方达成合意就可对自己的权利义务进行处分,在相关约定不违背法律强制性规定的情况下也是有效的。欧阳云依因身体健康原因自行申请离职后,公司如约向她支付了离职补偿费用。

  事后,欧阳云依认为这些费用中包含加班、社保等费用不合理,便以自己系被迫离职为由申请仲裁、诉讼,要求公司支付加班费、未休年假工资及年终奖等费用。

  仲裁、法院审理认为,因欧阳云依无证据证明自己系被迫离职,且公司在其投诉之后已经为其补足社保费用差额,故驳回其请求。同时,由于其收受的4196元社保费用构成不当得利,二审法院于10月31日判令其予以归还。

  人事经理申请离职 受偿后改称被逼迫

  欧阳云依说,她于2014年5月23日入职北京一家科技信息公司。公司按照专业特长,安排她担任行政人事经理职务,双方签订有期限至2017年5月22日的劳动合同。

  “2016年11月29日,我因身体状况不好向公司提出休假请求,公司老板却以我的身体状况不能胜任工作为由,要求办理离职手续。”欧阳云依说,她是一个要强的人,对任何事情都不愿委曲求全,唯独对这件事作出了退让。

  “我近年来身体不好,但从未因此影响工作。相反,为了增加收入、改善家里窘迫的生活困境,我经常加班加点。现在,老板这样对待我,我只能按照老板的要求办理离职手续,以换得尽可能多的离职经济补偿。”欧阳云依说。

  记者看到,欧阳云依的离职申请书是这样写的:尊敬的吴总,您好!本人因近期身体状态欠佳需要静养,向公司提出辞职。落款处有“欧阳云依”签字,落款日期为2016年11月29日。

  同日,双方签订《劳动合同书》中止协议,该协议载明:欧阳云依于2016年11月29日主动提出辞职,经双方友好协商,决定按《劳动合同书》第26条解除劳动合同。公司承诺给予其3个月的工资、3个月社保4196元作为补偿,两项合计24011元。

  该协议同时约定,欧阳云依承诺放弃其他诸如加班、社保、休假、病假、绩效等其他所有方面有可能产生的利益诉求。双方不得对彼此的声誉、人员业务等造成负面影响。补偿金一次性发放的时间是2016年12月4日。双方再无其他纠纷。

  获得补偿后,欧阳云依办理了工作交接手续。不久,她又以自己受到协迫、签署上述协议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为由,要求公司对其再次进行经济补偿。

  法庭之上各说各理

  公司补缴社保费用

  2017年6月,欧阳云依以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关系为由向仲裁机构申请劳动争议仲裁,仲裁委审理后裁决驳回其申请请求。欧阳云依不同意裁决结果,诉至法院。

  庭审中,欧阳云依诉称,公司说她因身体状态欠佳为由提出辞职与事实情况不符。事实上,她是因身体健康欠佳请休病假,而公司多次以其身体不能胜任工作为由,要求她办理离职手续。此外,公司还利用自身强势地位,逼迫她签署协议放弃社保等人身性权利的条款,这些条款是无效的、严重违反法律规定的。

  因此,欧阳云依请法院判令公司向其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21990元、在职期间超时、双休日加班费114379.31元、未休年假工资16972元,此外,还有2016年至2017年病假工资差额1152元、2017年年终奖6416.67元。

  公司辩称,员工加班需填写申请单,并由部门经理和总经理签字,才视为加班,欧阳云依并未就其加班事实予以举证。据统计,其在相应期间加班14.5天,倒休9.5天,应休年假已全部休完。

  公司主张,就病假工资差额而言,公司2016年11月仅扣除了欧阳云依病假工资4天,且是有理有据的,不同意支付其要求的病假工资差额。对于年终奖,因其主张期间没有上满一年,故没有该项奖励。本案系因欧阳云依提出辞职,故不存在经济补偿问题。

  欧阳云依认可离职申请书真实性,但称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系公司无故将其辞退。其之所以在打印好的辞职书落款处签字写日期,是为了获得解除补偿金而不得不按公司的要求去做。

  公司主张双方自愿签署《劳动合同书》终止协议书,并于2016年12月4日根据协议书内容通过现金方式向欧阳云依支付补偿金24011元,并提交《劳动合同书》中止协议书及支付凭单佐证。

  欧阳云依认可上述协议书的真实性,且收到了相应款项,但称该协议书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如果不签署该协议书则无法获得补偿金且影响其再次就业。

  法院另外查明,欧阳云依于2017年5月就公司缴纳社会保险问题向社保机构进行投诉,该公司于2017年6月底为欧阳云依补缴2014年7月至2016年11月期间社会保险基数差额,共计支出6万余元。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关闭】【顶部
>>相关文章
热点图片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