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宝贝|新 农 村|政策法规|三农之窗|区域经济|三农投资|农贸资讯|三农科教|文化生活|三农探索|三农人物|三农专题
写作大全|招工招聘|农资购销|农产购销|致富信息|书刊信息|农网导航|打假维权|三农服务|三农调查|三农论坛|三农内参
地方频道
您可以选择查看各地信息
请选择省:
请选择市:
请选择县:
[关闭]
政务频道
行政职能查询:
行政区划查询:
三农人物
频道简介
当前位置 ->首页 -> 三农人物 -> 三农政要
黄海娇:“做居民工作是我最大的享受 ”
时间:2017-09-13 01:20:25来源:中工网作者:

【人物点击】“做居民工作是我最大的享受 ”

——记江西鄱阳县鄱阳镇姚公渡村党支部书记、省劳动模范黄海娇

中工网记者 卢翔 中工网通讯员 张菁

黄海娇(右一)看望敬老院智障夫妇,给他们送去了关爱和温暖。 卢翔 余慧萍 摄

  “黄书记,晚饭就在我家吃哩”“黄书记,拿两条新鲜鱼去”村民口中的黄书记是江西省上饶市鄱阳县鄱阳镇姚公渡村党支部书记黄海娇,你看她利落地迈着大步子,穿过人群,一面笑一面应声回答,嗓门洪亮;殊不知她已经67岁了,是一名有着44年党龄的老党员;她还拥有江西省劳动模范、江西省优秀妇女干部等多个光荣称号。

  三代皆是居民工作者

  “我一家三代都是干居民工作的,我妈、我、我女儿。”黄海娇有些骄傲地说。“我和我妈一样,直肠子,大嗓门,做起工作来只说事不对人。”尽管母亲已经去世了,但黄海娇提起母亲总有说不完的话,对她而言,母亲不仅是母亲,更是工作的榜样。

  女儿杨丽珍进入这行也完全是受黄海娇的影响。22岁时,她觉得做居民工作薪水待遇不好,还要走家串户,抵触这份工作,不愿干。黄海娇劝她先工作一年试试,如果还是不愿意干就算了。谁知,杨丽珍一干就是25年。

  杨丽珍回忆:“以前我一点都不理解我外婆和我妈,就天天这点子鸡毛蒜皮的事情怎么干得那么起劲,后来,我自己干上居委会的工作,以前不理解的现在就都理解了。”说罢,转头对着黄海娇说:“你别说这工作真的能干上瘾,反正我是要做到老。”话音刚落,母女俩相视一笑。

  永远无法履行的承诺

  “海娇,醒醒,刘叔家出事了,你快去看看,刘婶闹着要自杀。”睡梦中的黄海娇被喊醒,来不及问情况,她披上衣服就往医院赶。刘叔家情况极其特殊,夫妻二人年迈,家里3个孩子,其中两个心智不全,唯一健康的孩子也在今天出了事。

  “你们不要拦我,毛毛去了,我没法活了。”黄海娇走进医院便听见刘婶的哭喊。她加快脚步,穿过人群,一把扶住刘婶,手不住地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慰道:“姨娘,我理解你的心情,毛毛走了你难过伤心是肯定的,但不能想不开啊,如果你不嫌弃,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女儿,我照顾你。”

  从此,黄海娇便当了刘叔刘婶的女儿,只要得空便往他家赶,经济上接济、生活上照顾。后来,刘叔查出患有肝癌末期,经过数个月的治疗后去世,在弥留之际恳求黄海娇一定要棺葬,让他入土为安,黄海娇含泪答应。

  一口棺木动则上万元,对于收入仅千元的黄海娇而言难以负担,只能央求母亲,才刚开口,母亲便一口回绝,毫无商量余地。

  “你出去,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为了不相干的人抢自己娘的棺材。”黄海娇的母亲指着门口冲黄海娇吼着。

  “妈,我答应了刘叔,您帮帮我,我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但凡我手里有能活动的钱我也不会要您的棺木,以后我会打个更好的还您。”黄海娇极力恳求道。

  “这个先给你,到时候给我添置更好的。”见黄海娇每天往这儿跑,自己骂也骂了,看着女儿这副模样,心一软也便松了口。

  只是这个承诺永远也无法兑现,黄海娇的母亲2010年去世后火葬了。“我是党员又是基层干部,要按国家规定办。”提到家人、家庭,黄海娇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没办法”。

  “我对不起丈夫”

  黄海娇嗓门大,走到哪儿,哪儿都热闹。但生活中的黄海娇却很孤独,下班后,她时常自己一人围着自家楼下的小花园散步,嘴里不住地嘀咕:“现在党和国家的政策好啦,居民工作好做,不像早些年那么忙了,如果那时候能这么好,老杨兴许不会去得那么早。”

  老杨是黄海娇的丈夫,中风后,照顾的担子全落在黄海娇身上。当时的黄海娇被调任到离家十几里路的另外一个街区,每天只能骑着电瓶车在家与居委会之间奔波。实在忙不过来,黄海娇只能将自己的房子卖掉,在工作地点附近租房照顾丈夫。

  在一个暴雨天,黄海娇接到邻居的电话,说她丈夫摔了。她听闻赶忙向家跑去,看到血泊之中的丈夫,她泣不成声,赶忙拨打急救电话……事后才知道,丈夫怕雨淋湿了她的新鞋,手扶着墙壁,一步一步挪过去,想要收鞋,却被湿滑的地板滑倒,摔破了头。

  为了照顾身处重症监护室的丈夫,她对领导说:“老杨快不行了,我要请假,无论如何都要陪他走完最后一程。”之后的13天里,她细心呵护丈夫,直到他离开人世。对于丈夫的愧疚并没有因为这13天的陪伴而减轻,很长一段时间里,一提起丈夫,她的眼圈就开始泛红:“我对不起丈夫,我知道他中风了需要照顾,但是,有些时候不得不面临选择,没办法事事兼顾,我对不起他!”望着墙壁上丈夫的照片,黄海娇止不住地流泪。

  今年黄海娇已经67岁了,早已到了退休的年龄,但她有些倔强地说:“我不想退休,我还想为居民干点事儿,别人说退休是享受生活,但做居民工作才是我最大的享受。”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关闭】【顶部
>>相关文章
热点图片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