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宝贝|新 农 村|政策法规|三农之窗|区域经济|三农投资|农贸资讯|三农科教|文化生活|三农探索|三农人物|三农专题
写作大全|招工招聘|农资购销|农产购销|致富信息|书刊信息|农网导航|打假维权|三农服务|三农调查|三农论坛|三农内参
地方频道
您可以选择查看各地信息
请选择省:
请选择市:
请选择县:
[关闭]
政务频道
行政职能查询:
行政区划查询:
文化生活
频道简介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生活 -> 旅行文化
刘少奇与安源那些鲜为人知的事
时间:2017-11-14 01:16:51来源:村村乐作者:
【解密】刘少奇与安源那些鲜为人知的事2017-11-11人民网美丽萍乡萍乡最具文化气息的公众号
点击题目下方蓝字关注美丽萍乡

「最美的光阴遇见最美的你」from萍实君那些在记忆深处的故乡人◆◆◆
了解党史的人都知道,从1922年9月开始,刘少奇与李立三一道在江西安源领导了闻名全国的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中学课本里有一篇文章《一身是胆的工人代表》,描写的是刘少奇同志作为工人代表,不顾个人安危,孤身入虎穴,同反动派进行了针锋相对、不屈不挠的斗争,最后取得罢工胜利的故事。课文中描写的他大义凛然、胸有成竹、大智大勇,表现了非凡的胆略和智慧。在这个过程中有哪些具体的情节,文章却没有详细介绍。
是他们在领导我,哪里是我领导他们
2008年11月30日,江西萍乡举行纪念刘少奇诞辰110周年座谈会,时任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政委的刘源出席了座谈会,会上刘源根据他父亲的回忆以及母亲的文章,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具体细节。
1922年,刘少奇同志刚从莫斯科回来,陈独秀安排他去湖南找毛泽东,时任中共湘区委员会书记的毛泽东委托他与李立三一起领导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
刘少奇到达安源时,正值大罢工前夜。他到达之后即联系工人,了解罢工准备情况,仔细研究谈判的十七条要求。


回忆那一时期的自己,刘少奇是这样说的:
那时,我刚从莫斯科回来。在苏联住了抗大式的学校,学了点马克思主义,只学八个月,就算从西天取经回来,经不多就是了。返回上海,又跑到长沙。那时,毛主席就在这里。没几天,就叫我去指挥粤汉铁路的罢工,粤汉路车已停了。中央来了紧急信,叫我到安源去。出了六元钱买汽车票才到株洲,爬上株萍铁路的火车,跑到安源。没几天就罢工,一罢工之后,李立三被通缉,工人把他藏起来,所有党员都躲起来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也不认识,什么也不清楚,罢工中有各种问题发生,我有什么办法呢?还不就是听工人的,他们叫我怎么办就怎么办,就是他们在领导我,哪里是我领导他们。当然啰,他们说怎么办怎么办,我也是经过一番考虑,有一些我也没采取,有两种意见的、三种意见的,我也综合一下。(摘自王光美回忆文章《与君同舟风雨无悔》)
简短数言,谦虚无华,亲切实在,没有神化和拔高自己,而是把一切成绩归之于群众,自己退到到群众的后面,把自己融入组织之中、群众之中。这也许是刘少奇同志的自谦,但的确与我们想象的情节不太一样。但仔细一想,刘少奇同志的叙述是符合实际的。因为一个刚刚回国的、只有23岁的青年学生,刚参加斗争,当然不可能一开始就了解全貌、把握全局,必须向工人了解情况,向工人学习。用刘少奇自己的话就是是他们在领导我,哪里是我领导他们。

刘少奇同志用朴实无华的语言告诉我们,党的领袖人物并非一开始就是未卜先知、大智大勇的超人,他们的革命经验是在斗争中积累的,之所以取得斗争的最后胜利,是他们在实践中锻炼、摸爬滚打的结果。只要你真正懂得工人的疾苦、了解工人的要求,豁出命来全心全意为了工人谋利益,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工人也会信任你、支持你、保护你。
在安源期间,作为全国革命低潮中硕果仅存的成功工会领导者,他勇敢地承担起重任,使各方面工作卓越而稳定地开展起来,并把我党第一个产业工人支部、第一所党校、第一支工人武装、第一个消费合作社搞得有声有色,还发展、掩蔽和为革命输送了大批党员干部。那几年,安源的党员数量最多时占到全国的三分之一甚至一半。小小的安源,是我党早期革命的摇篮,在党史中占有重要地位,因此有小莫斯科之称。工人运动培养的大批工人后来成为秋收起义的中坚力量,萍乡多次为革命输送力量,因此成为中国革命的策源地之一。

闹左倾情绪工人要打自己的领导人
对于自己领导的工人运动,刘少奇同志常常从汲取经验教训角度进行思考。他讲过安源一段有趣的往事,提出非常发人深省的问题:
(罢工取得胜利后,编者注)工人是工作、生活大改善,地位大加提高,人皆称万岁。工会有最高的权力,有法庭、有武器、能指挥当地警察及监狱等。即使这样,工人还是不满足,还要更前进:(一)要求增加工资,但实际情形是不能加了;(二)工人自动将每日工作减至四小时,很多工人自由旷工,这就使生产减一半;(三)工人不听管理人工头指挥,许多地方要危害产业的前途和工程;(四)工人要扩大工会权力,审理非工人,管理非工人范围的琐事。
当时在二七事变以后,全国各地工会均遭解散,这一工会很孤立地岿然存在,如海中孤岛,整个形势要求工会的方针暂时退却与防御。然而工人还要求进攻,这中情形将我苦闷欲死。
为了忠实于工人长期的利益,不能接受工人的要求在工人中解释不清,无法只得在会议通过后去阻止工人早下班。结果甚至工人和阻止下班的纠察队冲突。李立三亲自去阻止工人下班,工人要打他,逼得他痛哭流涕离开矿山。我批评工人不要过分,工人要打我,说我被资本家收买,气得我很难受。也正当我与工人发生裂痕时,敌人进攻,准备武力解散工会。我们立即与工人在一起,动员工人抵御这种进攻,工人完全胜利。然而问题还是如此。
从这段话中,可以看到一个青年革命家的矛盾、委屈、苦闷跃然纸上。这也是中国工人运动中独有的问题,就是在斗争取得胜利时容易犯左的急躁病。而且在后来,刘少奇同志领导武汉工人运动时也发生过类似情况。他在另一段描述中说:
这时左的情绪比安源严重得多,提出使企业倒闭的要求,工资加到骇人的程度,自动缩短工时到四小时以下。随便逮捕人,组织法庭监狱,检查轮船火车,随便断绝交通,没收分配工厂店铺。这些事在当时是较平常而且是极普通的。工会是第一政府,而且是最有力量、命令最能行得通的政府,它的权力有时超过正式政府。在武汉那样大的城市,那样多人干起来,真是骇人。
这些事干起来,而且越干越厉害,在社会上、政治上、经济上、人心上要发生严重影响人们并不责备工人,而是责备共产党,这就影响共产党与各方面的关系。
共产国际的罗佐夫斯基到武汉,我详细报告他这种情形,并请教他,但他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只说工人不能使企业倒闭,工会不能代替政府。我说许多小企业大企业不能维持,而工人还要提出要求怎么办呢?他不答。
白劳德(美国共产党总书记)在汉口、上海时,我和他谈过两天,要他就外国的经验答复我。他送我二十元纸币,说你谈的这些材料我可写两篇文章寄给美国杂志,这是给你的一半稿费。你所求答复的问题,在美国工人运动中还未遇到过。我才知道这是中国工人运动中特有的问题。
如果不是刘少奇亲口所谈,我们很难知道彪炳史册的安源大罢工中还有另一面,左倾情绪,工人要打自己的领导人这不禁令人惊讶,然而仔细一想,却又是那么真实。辉煌的一面和这一面合在一起,才构成了真实的历史。不虚美,不隐恶,直面历史,实事求是,做到这一点对于一般人来说已属不易,对于胜利者和成功者来说,尤为难能可贵。刘少奇在这里不仅留下一种风范,也给我们留下了一个重要的提示:在中国的社会土壤里,的确存在着根深蒂固的左的因子,防左是一个长期的任务。刘少奇同志在一生中绝大多数时间都在自觉警惕极左、抵制极左和纠正极左,这些思考一直贯穿到他建国后领导中国建设的实践中。

这个故事还告诉我们,党的领袖是从人民群众中走出来的实践家,他们始终走群众路线,注重调查研究,从活生生的斗争实践中寻找答案,制定政策,推动工作。这对我们今天的改革开放事业,也是重要的启示。
刘少奇1924年5月在《中国工人》杂志发表的《二七失败后的安源工会》一文中开篇写道:中国工人运动,自民国十二年二月七日京汉铁路罢工失败后,所有各处工会,除广东以外,差不多都被封闭,或无形消灭,一直到今年二月七日,仍继续这种情形。但是,在全国工人运动极度沉寂的时期里,独有安源工会偏偏不是这样,偏偏还能打破一切,发展自如。那么,二七之后,巍然独存的安源究竟打破了什么,又发展了什么?
一、白色恐怖下,保护了安源工会
北洋军阀吴佩孚为图公德圆满,在镇压京汉铁路大罢工之后,又让北洋政府交通部和汉冶萍总公司电令安源路矿当局,迅速解散这个还在公开活动的工人俱乐部。此时,李立三调离安源,赴武汉任区委书记,刚上任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总主任的刘少奇依据湘区委书记毛泽东弯弓待发,立取守势的斗争策略,采取保萍矿发展,保俱乐部生存的工作方针,挽救了危局。最后迫使汉冶萍总公司权衡利弊,以实无解散之必要,搪塞了北洋政府。使一场箭在弦上的武力镇压和工人矿毁人亡的自卫流血斗争,化为乌有,变成了劳资合作,和谐共存的局面。
二、发展工会经济,普及工人教育。
俱乐部在赢得合法生存的条件下,安源成了共产党人的藏身之地,已经暴露了身份,不宜在本地继续工作的一批党员干部纷纷来安源落脚,积草屯粮,以图再度复兴。当时来安源的主要有湖北、湖南、安徽等地和刚从苏联回国的数十名党员干部。后人比较熟悉的有陈潭秋、李求实、毛泽民、林育英(张浩)、贺昌、肖劲光等人。刘少奇利用他们的到来,大兴文化、教育活动,一面演文明戏,搞化妆讲演,一面对工人进行扫盲教育,白天教人识字,晚上讲马克思主义救中国。同时,扩大工人消费合作社的经营规模,并对外发行股票,发展工会经济,为中央提供活动经费,此时的安源已成为党中央在南方的经费储备点。(见原中央秘书、负责经费的罗章龙回忆)。另外,还新建了莫斯科式建筑俱乐部大厦,工人补习学校七所、工人子弟学校七所、妇女职业学校一所、图书馆一所、工人读书处五处、创办全国发行刊物《安源旬刊》。
三,发展壮大党团组织,使安源成为继续激励全国工人运动的一面旗帜。
1924年8月,安源创办第一所党校,刘少奇出任校长,由肖劲光、任岳、胡士廉等人讲授《政治经济浅说》、《俄共党史》、《少共运动史》。这个时期的安源,有党员200多人,占全国党员总人数的四分之一,是中国最大的地方支部。同时,团组织发展到400多人,少年先锋队600来人。安源是中国少年先锋队诞生地。电影《安源儿童团》有所表现。前两年,团中央追宗溯源,把中国少年先锋队纪念馆设在了安源。


四、救护萍乡煤矿,破天荒地实现了工人高度自治。
萍乡煤矿是中国最大也是最早的煤铁联合企业汉冶萍公司的燃料基地(创办者盛宣怀),因所在地在安源,所以又习惯称安源煤矿。因经营不善,连年亏损,大权落入日本人之手。为摆脱日本人的羁绊,俱乐部提出萍矿出产,维持萍矿的经营方针,为此,刘少奇1924年6月在《新建设》杂志撰文《救护汉冶萍》。文中写道:要救护没有办法的汉冶萍,从哪里下手呢?第一,改良办法。将过去留下的不良资产抛掉,同心协力,共救危亡。第二,利用日美之争,两国都想吞并汉冶萍之机,夺回汉冶萍的主权。第三,扩大萍矿煤的出产,一部分冶铁还债,一部分对外销售。如果上述几个办法还做不到,势必要破产停工,则其补救办法是,使萍矿脱离三公司而独立。其理由:一,汉冶萍背时,并非萍矿背时。二,汉冶萍受条约约束,而萍矿受条约约束的地方甚少。三,汉阳、大冶厂矿被日本吞并,对四千万的借债,可以还清,纵或保留一小部分,萍矿也可担负还清。四,煤的市场情形看好,世界正是缺煤时期,决无生产过剩的恐慌,销售极其容易,而萍矿之煤一直供应汉阳铁厂冶炼,很少在中国市场自主销售,因此。(著作原文)在矿局无法收拾萍矿这个烂摊子时,邀俱乐部参与萍矿的管理,刘少奇为此同年11月,又在长沙《大公报》上发表《整顿萍乡煤矿》一文。文中指出:矿上这两个月产量上不去的原因,据我调查和分析:第一,是缺少煤桶。第二,是工头、职员工作上不负责任。第三,是部分工人见职员、工头不负责,也效仿偷懒,出工不出力。因此我建议,改变地面员司进出班时间。井下工人未出班之前,员司必须监守岗位,负责井下的生产指挥。另外,矿上可以采用发花红的办法,激励工人多出煤焦。过去萍矿的花红仅限于员司,这是一种失策刘少奇建议的整顿萍矿效果,一度解决了久拖不决的欠饷问题,使矿区一万多工人,人人有工做,个个有饭吃。
就在他继续整顿萍矿,试图真正实现萍矿出产,维持萍矿时,1925年4月奉调离开安源,去广州参与全国总工会的筹备。他在安源工作时间将近三年,因此,每每提起安源,总是有种自豪感:在安源这座历史长久,规模宏大的矿山,我工作了三年,将矿山的每一个角落的情形都弄得非常清楚。我们在一万多工人中,有绝对的无限制的信仰。罢工胜利后,工人的生活大加改善,地位大加提高,工会有最高的权力,有法庭,有武装,能指挥当地的警察与监狱。(自传原文)
解放后,刘少奇没有忘记安源,1952年亲自写信给安源镇工会,建议修建烈士陵园,1954年拨款修复安源煤矿,并为萍乡矿务局自办刊物题写了刊头《萍矿工人报》。1956年,安源修复了俱乐部旧址,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为此拍了纪录片《红色安源》。1964年刘少奇在湖南视察,接到去杭州开常委会的通知,立即乘车东往江西,路经萍乡时,临时停车想进安源看看,但在站台徘徊半小时,最后对萍乡市委和矿务局的同志说,等找个适当机会再专程前往。适当机会是指什么时候,我们不得而知。1965年1月,刘少奇再次当选国家主席,1966年文革爆发,终未实现其心愿。
五、保住了安源星火,使其后燎原全国
1926年,北伐战争爆发,那些从安源俱乐部输出去,派往苏联学习的干部和在全国各地指导工运的干部,以及在湖南各地指导农运的干部和前往广州农讲所和黄埔军校受训的工人骨干,在国共合作的推动下,回到了安源,他们成立了萍矿总工会,并正式接管了萍乡煤矿,最早在中国实现了工人当家作主。他们一边生产,一边积草屯粮,壮大军事力量,改造矿警队,使安源最早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共产党的天下。


1927年夏,安源很快如磁石般地吸引着周边五县的农军和未赶上南昌起义的部队来此集结。为八七会议后,毛泽东选择安源,发动和领导湘赣边境的秋收起义,成立了共产党第一支革命武装工农革命军,提供了政治、经济、军事上的保障。随后,有高度政治觉悟、文化素养、严明纪律的安源工人带着技术,背着家什(^***、机械、电话机)参加红军。从此,诞生了人民军队的第一个工兵连、第一支通讯大队。著名电影《地道战》、《^***战》的军事顾问王耀南就是其中杰出的代表之一。
因此,后人历史地看,毛泽东与刘少奇早年在安源的合作是非常默契的,也是非常成功的。历史还告诉我们,井冈山是革命摇篮,而摇篮里的婴儿却诞生在红色安源。 来源:人民网编辑:美丽萍乡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关闭】【顶部
>>相关文章
热点图片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