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宝贝|新 农 村|政策法规|三农之窗|区域经济|三农投资|农贸资讯|三农科教|文化生活|三农探索|三农人物|三农专题
写作大全|招工招聘|农资购销|农产购销|致富信息|书刊信息|农网导航|打假维权|三农服务|三农调查|三农论坛|三农内参
地方频道
您可以选择查看各地信息
请选择省:
请选择市:
请选择县:
[关闭]
政务频道
行政职能查询:
行政区划查询:
文化生活
频道简介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生活 -> 旅行文化
《诗经》里的周文王
时间:2019-03-05 00:46:25来源:村村乐作者:佚名
《诗经》里的周文王原创:赵永武农村旅游-二圣宫村

【一】古往今来,总有一些美好的事情打动人心。《诗经大雅灵台》中就记载了这么一件事:经始灵台,经之营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经始勿亟,庶民子来。说是酝酿着要建造一座灵台,仔细规划巧妙安排。黎民百姓们纷纷赶来出工出力,大家伙儿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没几天就建成了。按原本的计划是不着急的,要趁百姓们农闲时节或者天不寒地不冻时才动工的,可百姓们都像儿子帮老子干活一样,表现得很配合很积极很给力。
这里就有必要搞清楚几个问题。首先,谁计划着建造灵台?周文王姬昌么。三千年来大家口口相传都是周文王建的。而且离建造年代不远的一本书里也有记载,《孟子梁惠王》中有云:文王以民之力为台为沼,而民欢乐之。其为台曰:灵台;其为沼曰:灵沼。可见是周文王建造无疑了。其次,为什么要建灵台?汉代大经学家郑玄注解《诗经》时如是说道:天子有灵台者,所以观祲象,察氛祥也。也就是说,灵台类似于后世的天文台,观天象,察吉凶的。这就有说道了,大家看这个王字,三横一竖,三横象征着三才天、地、人,一竖呢?则上下贯通了天、地、人。修建了灵台,就能贯通天、地、人,明显是王位人家的高配么,喻示着君王是受天之命而统领天下的。而周文王建此台时,是不是天下之王呢?这就牵带出了另一个问题:周文王在什么情况下建造此灵台?还是那个郑玄说的:文王受命,而作邑于丰,立灵台。他的这段话与《诗经大雅文王有声》里的话语可互为参照,诗中说道:文王受命,有此武功。既伐于崇,作邑于丰。都是说周文王秉受了天命,消灭了崇国之后,就在崇国故址之上(在今天的陕西西安鄠邑区境内),也就是在今天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的沣水西岸,靠近今天鄠邑区秦渡街办的地方,建造了新的都城沣京,然后呢,就在沣京附近立了灵台在这里,很有必要说明的是,经历了三千多年风风雨雨,灵台遗址呢,目前还矗立在西安市长安区灵沼街办辖区内的平等寺内。很明显,周文王此时还只是个西伯侯,商朝的一路诸侯。他应该刚从朝歌回来,脱离了殷纣王魔爪不久,然后就由岐山迁都于地处关中腹地的沣水西岸。在此时,他能有修建灵台的举动,正显示了他有王天下的雄心。偏偏老百姓还那么配合。注意庶民子来这句,老百姓把自己看做周文王的儿子一样赶来帮忙,读这样的句子,真的很让人感动。想象一下那种场景,一听说文王要修灵台了,大家伙肯定都是兴高采烈的,肯定都是摩拳擦掌的,肯定都是诚心诚意的,没人用请帖邀请他们,没人用武力胁迫他们,没人用财物诱惑他们,大家都是自主自愿的,不请自来。可见,老百姓真的是苦商久已,老百姓真的是诚心归附文王,诚心拥戴文王,诚心扶助文王。有这样的上下齐心,万众一心,何愁一个部族不兴?何愁一个国家不盛?
不由人不想起西汉戴圣在《礼记中庸》中所说: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意思很明白,就是国家将要兴旺时,一定会有吉祥的兆头;国家将要败亡时,肯定会有凶险的兆头。周部族曾有凤鸣岐山的典故,传说周文王在岐山时,有凤凰在岐山上栖息鸣叫。凤凰大家都知道吧?传说中的吉祥之鸟啊,雄曰凤,雌曰凰,天下有德乃现。于是,大家都说这是因为文王有仁德,故而才能招得有凤来仪。这是天意啊,老天要让周部族兴旺发达的吉祥之兆啊。呵呵,像一个神话。这样的神话历朝历代都有,尤其是初创基业时,刘邦斩白蛇,洪秀全自称是上帝的另一个儿子,等等,不绝如缕。这样的神话,相较于文王修灵台时万千民众不请自来,哪个更有实际意义呢?哪个更能说明问题呢?很明显是后者嘛!连《诗经大雅大明》之中也说:天难忱斯,不易维王。天位殷适,使不挟四方。意思是说,所谓天意是靠不住的,无常难测又难信,一个国王做好也不是容易的事儿。天意早先是让嫡子帝辛居王位的,最后呢,却又让他失了国家,丧了威严。帝辛,也就是殷商的亡国之君殷纣王,为何落得个身死国灭的下场?还不是因为倒行逆施,又是敲骨验髓,又是剖腹验孕,失尽了天下民心?所以说,说到底,民心向背才是决定性的力量,才是一个部族、一个国家将兴或者将亡前最有说服力的先兆。
为了说明这个问题,咱不妨再用周文王的两个不肖子孙来举例。先说周幽王。他上任伊始,老天就给了他个下马威,如《小雅十月之交》中所说:百川沸腾,山冢崒崩。高岸为谷,深谷为陵。这段话乍一读,就有凶悍的气势扑面而来,撼人的心魄呢:百川河流就像鼎镬里的汤水沸腾了一样,山峰垮塌乱石崩溅像地球爆炸了一样。高山瞬间里裂变成深深的沟壑,原本的沟壑呢,霎时又耸立成高峰。显然是大地震的景象么,而且是破坏力相当惊人的大地震。《国语周语》又说了:是岁,三川竭,岐山崩。跟大地震一前一后发生。三川竭怎么理解?渭河、泾河、洛河都干枯了呗。古往今来滋润着渭河平原的三条大河干枯了,意味着什么?只能是一种情况:旱灾发生了,而且很严重。又是大地震,又是三川竭,当时就有个太史公阳伯父言之凿凿地说:周将亡矣!依据是昔伊洛竭而夏亡,河竭而商亡。伊河洛河枯竭了夏朝灭亡,黄河枯竭了殷商灭亡。很明显,他老先生把三川竭,看成了天意要亡我殷商,看成了亡国之兆。随后,他老先生还一口断定,西周王朝最多超不过十年必然灭亡。这是《国语周语》里明明白白记载的。此后的历史发展还真的验证了他老先生的话,老先生竟然都一语成谶了:据《竹书纪年》记载,幽王十一年,申人、缯人及犬戎入宗周,弑王及郑桓公周幽王身死国灭,距三川竭刚好不足十年。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大地震、三川竭等自然灾害,或者就像那个太史令阳伯父所说的天意,足以撼动一个王朝的命脉吗?显然不能,像周王朝这样经营了十余代的百足之虫,又有成康之治,又有穆天子的文治武功,又有宣王中兴,不会如此轻易灭亡的。要灭亡,也得有其他方面的原因。我们看,还真有,《诗经大雅瞻卬》里告诉我们原因了:人有土田,汝反有之。人有民人,汝复夺之。老百姓有块好田地,你就巧取豪夺归为己有。别人家田里劳动的民人多,你却要抢夺来做你的奴隶。某种程度上,比他爷爷周厉王更加厉害,周厉王是实行专利政策,把山林湖泽改由天子直接控制,不准国人进入谋生,而他呢,不但要田,而且要人。这就叫与民争利,不是与民共享天下,而是与民相争,这样的王朝能久长吗?周厉王最终引爆了国人暴动,自己也被自己的百姓流放,直落得个客死异乡的下场;周幽王呢?可以预见,纵然他不被犬戎所灭,迟早也会被自己的百姓所亡。所以,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民心。得民心者得天下,民心归了,天下必兴;民心离了,国家必亡。
【二】
接下来,我们看,周文王何以如此深得民心。就是当今之世,我们大家一提到周文王,都会翘起大拇指众口一词说,嗯,这是个仁义之君。甚至都成神仙了,走遍中华大地,好多地方好多庙宇都供奉有周文王呢,可见,做一个得民心的君王,有多划算。其实在当时,文王已经声名远播了,属于明星政治家。《大雅文王有声》开篇就说了:文王有声,遹骏有声。遹求厥宁,遹观厥成。文王烝哉!在万民心中啊文王有声望,大名鼎鼎啊四海扬。(只因为)他啊,力求人民的安康,最后终于功成名就国家又富强。天下人谁不赞美我文王!《论语》中所倡导的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立身处世原则的又一个成功范例。
应该说,周文王的仁义,是有其学理支撑的,相传他被殷纣王囚禁在羑里时,根据当时流行于世的《易经》,创立了《周易》学说。大家都知道,《周易》最早、最明确、最系统、最深刻地提出了天、地、人三才之道的伟大思想。三才之道,对中华民族性格的铸成,对华夏文明的形成,可以说具有深远并且深刻的影响。其所高扬的,就是后世西方文艺复兴时期所倡导的人道主义旗帜,倡导人可以向天、地学习,人道可以与天道、地道汇通,通过法天正己、尊时守位、知常明变等等,以建功立业,成人达己。向天学习什么?向地学习什么?乾卦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坤卦曰: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还是《周易》里的话。向天学习自强不息,日日精进;向地学习增厚美德,厚德载物。这两点,周文王做到了吗?答案不言自明。
《大雅思齐》就是赞美周文王善于修身、齐家、治国的诗,原文如下:思齐大任,文王之母,思媚周姜,京室之妇。大姒嗣徽音,则百斯男。惠于宗公,神罔时怨,神罔时恫。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雍雍在宫,肃肃在庙。不显亦临,无射亦保。肆戎疾不殄,烈假不瑕。不闻亦式,不谏亦入。肆成人有德,小子有造。古之人无斁,誉髦斯士。
诗一开篇,先歌颂了对文王影响巨大的三个女性,也就是史上很有名的周三太:太任、太姜和太姒。都是端庄严谨、淑良贤德、深明大义的伟大女人,足以母仪天下,后世所谓的后妃之德,即源自于此三者。又有人说,后世把妻子成为太太,也是源自于此,因为她们的名号中都有一个太字,取意呢,则是希望妻子也具备后妃之德,宽厚仁慈,深明大义,等等。至于这种说法准不准确,似无从考证,还是聊备一说吧。
我们先说说太任,文王之母,王季之妻,相传她怀有文王时,眼不看恶乱之色,耳不听淫佚之声,口不出喧闹之言,夜间呢,还要请盲人乐师诵读无邪的诗句为什么邀请盲人乐师呢?因为盲人看不见世间乌七八糟的东西,心底纯净,心底纯净了,其音也纯净,其声也动听,再配之以《诗三百》里美的诗句,想必是天籁吧。呵呵,这是不是中国最早的胎教?没有史料可查,不好妄自揣测,但却肯定是中国远古最成功的胎教。
有了好的胎教,还得有好的成长环境,自然,除了母亲,对孩子影响最大的应该是奶奶了。小姬昌的奶奶是谁?太姜么,周太王古公亶父的妻子,老太太为人处世相当严谨,能够以身作则教导自己的儿孙们,从小到大在品德言行上不要有任何过失。相传就有这么一个故事,说是周太王生了太伯、仲雍和王季三个儿子,周太王尤其钟爱王季的儿子姬昌,可见,姬昌从小就表现出了过人之处。太伯和仲雍为了让位给弟弟王季,以便于将来能顺顺当当传位给姬昌,就双双结伴逃到了蛮荒之地,躲了起来。这体现了什么?体现了一种礼让,体现了一种孝悌,体现了一种以大局为重无私奉献的情怀,终成为一段家庭成员间孝悌友爱礼让的千秋佳话。自然,这一切都与其母太姜对儿子良好的家教分不开。
有了好的胎教,又有了好的家教,这就保证了姬昌的根正苗红。偏偏他成人后还摊上了一个好妻子,太姒。这姬昌造化大啊,好女人全进入到他的生命里了。这个太姒,她非常仰慕祖母太姜和婆婆太任的好名声,就身体力行继承了她们的好德行,不但给丈夫生了众多的子嗣,还全力协助丈夫,把皇宫内院治理得井井有条,使丈夫没有了后顾之忧,能够专心于国事,很称职的贤内助一个么。也因此,她被后人尊称为周十臣,就是有周一朝十位著名的大臣,她呢,则是其中唯一的女性。
可以说,正是这三个女人,使姬昌蜕变为英名千古的周文王。造就一个周幽王,只需要一个坏女人褒姒即可,而成就一个周文王,就得有周三太了,婆媳三代,三个好女人,奶奶代表的是良好的家风传承,妈妈代表的是良好的家庭教育,而妻子呢,则代表的是夫唱妇随,琴瑟和谐,因此,我们常说的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定站着一个贤惠的女人这句话,就有了值得推敲之处,应该是: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定站着三个贤惠的女人,奶奶、妈妈和妻子。
接着,我们看,这周文王果然不负众望,治理国家时全然继承了祖宗的好传统,连祖宗们也是欢欢喜喜的,对他没有丝毫的抱怨和责备,反倒对这个子孙很是放心,一点也不为他忧心。祖宗有什么好传统?这里有个故事,《史记》里记载的,很能说明问题,说是这周太王古公亶父承继了后稷、公刘的基业和传统,以仁义治国,积德行义,百姓们都很拥戴他。北方的薰育戎狄来进攻,无非就是想掠得一些财物,古公亶父就大方地给了他们。谁知他们后来又来进犯,想掠得土地与人民。举国民众都被激怒了,摩拳擦掌纷纷表示要抵御来犯之敌。古公亶父却说了一段在当今听来都觉得惊世骇俗的话:有民立君,将以利之。今戎狄所为攻战,以吾地与民。民之在我,与其在彼,何异。民欲以我故战,杀人父子而君之,予不忍为。这里辑录的,是《史记》中的原话,其意是说,老百姓拥立一个君王,是想让他带着他们过安宁的好日子的。现如今戎狄来侵犯,只是为了夺得我们的土地与民众。民众归属在我的旗下,与归属在他们的旗下,有什么不同?民众因为要拥戴我而与他们战斗,为了当这个国君而折杀民众的父子兄弟,我不忍心这样做。一个远古时代的领导人,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真的令人感动!其决策时考虑问题的出发点是民众,民众的利益与福祉,考虑问题的落脚点也是民众,民众的安危与康宁,而且是在族群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没有考虑自己的一己私利,没有考量自己的利害得失。试问,这是不是真正的以人为本?这是不是中国最早的民本思想?这是不是与孟子后来所倡导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相吻合?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接下来,他就带领自己的家人离开了豳地(今天的陕西彬县、旬邑),渡过了漆水和沮水,翻越了梁山,来到了岐山脚下的周原之上。而豳地的民众呢,更令人感动的情景出现了,举国扶老携弱,全都跟随古公亶父来到了岐山脚下。后来呢,其他国家的人民听闻古公亶父仁义,也大多归附了过来。一次壮举,一场伟大的迁移,一场影响深远的关中大移民,周王朝的立国基础由此奠定,周朝的仁义之名由此而天下皆知。此后,古公亶父开创了有周一朝的礼教文化。因此可以说,周文王不但继承了先祖们为这个族群积累的好名望,也承继了先祖们创设的用以治民、教民的礼教文化,所以,他刑於寡妻,至于兄弟,用礼来对待自己的妻子,也用礼来对待自己的兄弟,更做到了以御以家邦,也用礼来治国。正合于清代学者凌廷堪所说的:上古圣王所以治民者,后世圣贤所以教民者,一礼字而已。那么,礼是什么?在这里,礼是指符合社会整体利益的行为准则,相当于我们今天说的道德规范,却又不尽然。
周文王以礼治家,家里边一家大小和和美美;以礼事鬼神,宗庙里肃穆清静。纵然是在暗处独处,他也相信抬头三尺有神明监临,修身省心永远不知疲倦。也就是说,他经常自警自省,随时都在严格要求自己,好使自己不犯任何过失。正是因为他的人格魅力和治国有方,戎狄的祸患已然断根,害人的瘟疫不再发生。更重要的是,他力求做事合乎法度,善于纳言纳谏,良计善策乐于用,忠言劝告善于听。所以,周国上下成年人等有德行,后生小子有造就。都是他苦心栽培教化的功劳啊,人才济济都是英豪。显见得,岐山脚下周原之上国泰民安,一片欣欣向荣景象,周族群正在走向壮大。《大雅绵》最后一个章节,正好可以为此做个补充:虞芮质厥成,文王蹶厥生。予曰有疏附,予曰有先后。予曰有奔奏,予曰有御侮!说是虞国和芮国的国君争夺土地,争夺了很久都没有结果,于是就想去找文王来主持公道。他们来到周国边境,看到农夫相互让田,路人相互让路;来到城镇,看到男女分开走路,头发斑白的老人不负重上路;来到朝廷,看到士人礼让大夫,大夫礼让卿相,于是就很惭愧地说:我们所争的,正是周朝人所羞耻的。像我们这样的小人,怎么能来践踏君子的厅堂呢?于是,他们把原先争夺的土地全都让了出来。什么叫不言而教?这就是了。也由此可以看出,当时的周国秩序井然,民风淳厚,俨然像是后世所虚构出来的君子国。只有这样的国度,才能出现后面诗句所描述的我有贤臣相率来归附,我有贤者参与国政,我有良士奔走效力,我有猛将克敌制胜的局面。
《大雅思齐》解读完毕。事实上,一个后世儒家极力推崇的圣贤形象已经呼之欲出了。我们不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成就一个圣贤拢共分几步?跟好的家庭教育分不开,跟好的家风传承分不开,自然,最主要的,还要看个人禀赋和主观努力了,他得具有仁德,以百姓心为心;他得时常自警自省,保持清醒头脑;他得以礼治民,以礼教民,以礼治天下;他得善于纳言纳谏;他得注重招贤纳士;等等等等。这样的圣贤当道,民心就顺了;民心顺了,族群自然安宁;族群安宁了,国家必然昌盛。
【三】
我们再回到《大雅灵台》。先看第二章节:王在灵囿,麀鹿攸伏。麀鹿濯濯,白鸟翯翯。王在灵沼,於牣鱼跃。这一节里出现了两个地名,灵囿和灵沼。先说说灵囿,起初专指的就是周文王的苑囿名,后来泛指帝王蓄养动物的园林。孟子在《孟子梁惠文王下》里边说:文王之囿,方圆七十里,刍荛者往焉,稚兔者往焉,与民同其利,民以为小也,不亦宜乎?是说周文王这个灵囿呢,有方圆七十里那么大。而且周文王他不是独霸灵囿,野鸡野兔都可以去,自然,老百姓也可以到园中去游逛,也可以到园中去打柴,还可以到园中去狩猎,是个与民同乐、与民同利、与民共享的最佳去处,老百姓肯定会觉得这个园林有些小了,(大了,就有更多的人能受益了,)不是很合理吗?孟子的这段话,自然也是折射了周文王的仁义和德政已经深入人心了,至于是不是真如孟子所言那么大,现已无从考证了。但大体位置似乎可以确定,就在现今长安区灵沼街办为中心的那一片区域,因为我们现在可以确定的依据是,灵台、灵沼就在灵囿内,而灵台、灵沼确定无疑就在灵沼街办境内。我们再来看灵沼。大体位置就在今长安区灵沼街办区域内,当地现在还流传有典故,说是周文王当年,就在灵沼边教民众种植莲菜。后来又演义出了灵沼瑞莲之说,说是灵沼里边生的莲,多年都不开花。倘遇上哪一年开花,必然五谷丰登,并且附近的士人多科甲者,也就是皇榜高中。有一种说法,来自于清乾隆《户县志》,说是董村(即今鄠邑区苍游街办董村),一名海子,即灵沼故址。有文王庙。还有一种说法,说是早先的灵沼,在汉时被辟为昆明池了,现今在西安西能看到的昆明池,就是灵沼故址。但另有说法却言道,灵沼未必指的就是哪一片池沼,灵囿之内随处可见地涌泉,大大小小的地涌泉自然就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池沼,像亮闪闪的镜子一般,分布在各处,映照着天上的蓝天白云,也映照着白色水鸟扇动的翅膀。况且还有毛传里的说法支撑:灵沼,言灵道行于沼也。也就是说,灵沼,是文王的德政恩泽惠及到的池沼,自然不会是专指哪一片池沼了,凡文王恩泽所到池沼,均为灵沼。其实,整个关中道内,自古就河道纵横,随处都可见这大大小小的地涌泉的,自然也就随处可见这大大小小的池沼。据此推断,似以后一种说法更合理更确切些。
我们接着看,周文王在灵囿中游玩,母鹿呢,则安详地躺在草丛中。母鹿肥大毛色光润,翻飞的白鸟儿光洁漂亮。文王久行仁义,身上自然就有一股子祥和之气。《大雅皇亦》中就借上帝之口夸赞文王予怀明德,不大声以色,意思是说,你的美好品德我赞赏,从来都不疾言和厉色。也就是说,文王是个温和儒雅的谦谦君子。这样的谦谦君子,他的仁德,连动物们都能感知出来,所以他带着随从从园中走过,连动物们都不受惊扰,母鹿呢,继续安详地卧在草丛之中,白鸟呢,继续翻飞在池沼之上,都没有受到影响,都各自沉浸在各自的天地里。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恐怕最高的境界莫过于此了。另一方面呢,这几句也体现了后世老子哲学的重要思想:无为。《道德经》有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不要过多的强制民众,不要过多的干预民众,不要过多地去惊扰民众,不要过多的与民相争,民心自然会归化,民心自然会匡正,民众自然会富有,民众自然会纯朴。大化流行,各循其道,其实,面对自然时,若也能做到无为,不过多的强为,不过多的索取,不过多的开发,不过多的与天斗与地斗,天下肯定就会清静许多,而自然肯定会与我们人类和谐相处。《诗经》的年代与《道德经》的年代相去几百年呢,是不是由此可以断定,老子创立道德经典五千言时,也从《诗经》里汲取了营养呢?话题扯远了,我们言归正传。当周文王游走到了某一片灵沼边呢,满池的鱼儿都跃出了水面,是表示欢迎吗?这就有了神话色彩。后世有好多文人没事了都喜欢讲神话,专为帝王将相讲,很不得体,是吧?
接下来,我们看《大雅灵台》的最后两章:虡业维枞,贲鼓维镛。於论鼓钟,於乐辟廱。於论鼓钟,於乐辟廱。鼍鼓逢逢。蒙瞍奏公。很多生僻字,难读而且难懂,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钟架的横板上配着崇牙崇牙呢,就是一排锯齿一样的挂钩,悬挂钟儿磬儿的钟儿磬儿都挂齐备了。啊呀钟鼓齐鸣节奏美,啊呀文王在离宫里乐不思归。啊呀钟鼓齐鸣节奏美,啊呀文王在离宫里乐不思归。敲起鼍鼓声蓬蓬,瞽师奏乐欢庆盛世享太平。是说文王在离宫辟廱里玩乐,都乐不思归了。说到这里,大家可能会有疑问,君王不是应该勤政亲政吗?怎么还会为文王的逍遥玩乐,甚至都乐不思归唱赞歌了呢?比如,在《小雅节南山》中,诗人家父就曾言之凿凿斥责周幽王:不自为政,卒劳百姓。意思是说,你做君王的不勤政勤政,结果了,苦了天下的老百姓。好像君王就必须亲政勤政,否则,就是犯罪。呵呵,其实不然。
我们看,这里还有一首诗,《小雅鱼藻》,我们可以参照着来理解这个问题。《鱼藻》全文如下:鱼在在藻,有颁其首。王在在镐,岂乐饮酒。鱼在在藻,有莘其尾。王在在镐,饮酒乐岂。鱼在在藻,依于其蒲。王在在镐,有那其居。
也是赞美周王逍遥悠闲自在的,有说是赞美周武王的,似不可考。大家看,这位不知名姓的周王在镐京里,逍遥快活饮美酒,一杯一杯再一杯,而且居处安逸好享受,就像鱼儿在水藻中摇头摆尾安闲自在游。乍一看,似乎有悖情理,一国之君嘛,怎么能饮酒作乐呢?但细一思量,却是大有深意的,国王都能安逸自在地饮酒作乐,自然喻示着国泰民安,天下苍生肯定也是安逸自在地在各自找着各自的乐子。而周幽王那个时代呢?我们大家都知道,如《小雅十月之交》所言的:十月之交,朔日辛卯。日有食之,亦孔之丑。发生日食了,大家都认为是凶兆啊,肯定民心惶惶。随后这首诗中又说道:百川沸腾,山冢碎崩。高岸为谷,深谷为陵。很恐怖的、破坏力惊人的大地震又发生了,肯定得有百姓流离失所。还有《小雅正月》里所言的:正月繁霜,我心忧伤。农历四月倒春寒,都下繁霜了,不仅仅百姓庄稼遭殃,肯定又要闹得人心惶惶啊,这周王朝凶兆不断啊!可以说,周幽王那个时代是个很糟糕的时代,国不泰民不安,算得上乱世。乱世里自然君王得亲政勤政了,否则,老百姓民不聊生的,你一个君王家却整天花天酒地的,或者悠哉游哉的,只会让百姓心气儿更不顺,天下只会更乱。所以,只有百姓能安享太平了,君王才能安享太平;只有老百姓安逸自在了,君王才能安逸自在。还体现的是民为本嘛。
而另一方面,周文王在离宫的乐不思归,这位不知名姓的周王在镐京饮酒作乐,则体现的是他们高超的治国艺术,这种治国艺术也可以归结到后世的黄老学说:君无为而臣有为。作为一国君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所有的事情都事必躬亲,看起来是个勤政亲政的好领导,其实不然,即使是一个家庭的事情,也不是一个人能做得过来的。所以做国君的,应改奉行无为而治的理念,将天下千头万绪的事情,合理地分配给有能力的臣子去做,而国君呢,只需要抓好一件事:知人善任,礼贤下士,就可以无为而治理天下了。此正所谓:君逸臣劳国必兴,君老臣逸国必衰。这也就喻示我们,无为,并非什么事儿都不做,而是只做自己该做的,比如知人善任啦,礼贤下士啦,健全监督机制啦,健全国家运行机制啦,等等。好的领导人要懂得抓大放小,宏观层面上的事儿,丝毫不马虎,微观上的具体事务,放手让能干的下属去做。而周幽王呢,当时只沉迷于褒姒那儿,整个人就没在当一国之王的状态上,宏观上的事儿也不管,微观上的事儿也不问,直弄得身死国灭,还背了个万世骂名。而他的先祖周文王呢,深谙治国之道,看起来悠哉游哉的,却让一个部族崛起了,并最终把殷商取而代之,落了个千秋万代的好名声,都被世人像神一样供奉了。这好像与所谓的天意和受天之命无关,与后世文人们附会给他们的神话无关,说到底,人的命运,都是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附录《大雅灵台》原文:经始灵台,经之营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经始勿亟,庶民子来。王在灵囿,麀鹿攸伏。麀鹿濯濯,白鸟翯翯。王在灵沼,於牣鱼跃。虡业维枞,贲鼓维镛。於论鼓钟,於乐辟廱。於论鼓钟,於乐辟廱。鼍鼓逢逢。蒙瞍奏公。农村旅游-二圣宫村作者简介:赵永武,副研究馆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作协会员,西安市作协理事,西安市首届签约作家,西安市德艺双馨会员,已在国内期刊报纸发表小说、散文、评论等近200万字,出版有中短篇小说集《离婚女人安小雅》和《寻她千百度》两部,小说评论集《三省堂游艺》和散文随笔集《三省堂随笔》等。现任陕西省周至县作家协会主席。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关闭】【顶部
>>相关文章
热点图片
推荐信息
X